“记忆中的安工”征文之二:《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》

2021-03-23 韦婷婷 点击:[]

大学的时光总是快乐而又短暂的,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安工报到的场景。四年,这个美丽的校园承载了我太多的青春与回忆。但谈及令我印象深刻的重大活动,我想必定是大一下学期参加的排舞了。

那年第二课堂学分开始试行,又恰逢即将迎来校运会。由于害怕第二课堂学分不够影响毕业,大家纷纷报名运动员、排舞或者合唱,希望能够获得相应的学分达到毕业要求。无一人可以幸免,若以上三项你都没有报名,就会被发配到走方块队。最后,我和同寝室的一名室友一起参加了排舞,尽管听说特别累,可是为了获得最高的加分,我们纠结了许久还是报了名。

文法的排舞是出了名的严格,因为当时我们学院每年的排名都在全校前二,为了巩固荣誉,就会特别严格地训练。排舞一共需要一百名学生,第一次集合的时候来了一百多个人。负责排舞的学长学姐说会根据大家的表现,优胜劣汰。本来就犹豫到底要不要来,这下居然还要面临淘汰的风险,心里不免一紧。训练的前几天,一天比一天更加想放弃,但是前来训练的人也一天比一天少了,以至于不好意思放弃,再加上也学了一些动作,就想着咬咬牙坚持下去吧。

训练持续了将近一个半月,周一至周五下了课都要来训练,周末也不放过。每天都要压腿下腰,晚上还要一个一个地接受全体成员和学长学姐的考核。累是真累,但也越来越有意思。就像军训一样,大家休息的时候也会围在一起欣赏优秀同学的才艺表演。当然也有闹笑话的时候,比如跳着跳着有同学的眼镜掉下来看不见了,或者走位的时候彼此撞上,还有跳错动作的,引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一百个人的表演最难做到的就是如何让每一个人动作都整齐划一,为此我们可吃了不少的苦头。每一个动作我们都要按照统一的标准去调整自己的动作高度和幅度,以达到全员的一致。这常常会使我们保持一个姿势十分钟都不能动,然后学长学姐和小教练们就下来一个一个地扣我们的动作。当然还有更难的,就是需要变化队形,在规定的时间里听着音乐跑到对应位置,常常有一些离得较远的同学没有办法在规定时间跑到位,我们只能一遍一遍地训练,加快同学们的熟练程度和速度。

三四月份的时节,常年都不下雨的安阳也接连下了好几场雨。为了不影响进度,我还记得我们穿着一次性雨衣训练,在南北操场上、图书馆门口、甚至于校外宽阔的场地,都有着我们的身影。我们的动作越来越熟练,越来越整齐划一,大家彼此配合,默契度不断提升,也越来越有团魂。学长学姐也从之前的严厉批评到现在每天的鼓励与加油。临近校运会我们需要做更多的就是调整心态了。学长学姐也常常会告诉我们要珍惜当下的每一天,因为比赛结束我们一百个人可能也很难聚齐了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但我们一定要把排舞这件事做好,因为它属于我们共同的美好回忆。

到了比赛那天,我们凌晨四点就起床化妆了。坐在大教室里,心里面特别紧张。赛前,我们按照出场顺序在操场外的道路上排队,看着前后排队的各个学院,心情是既兴奋又紧张。终于,到我们出场了,观众台上不断传来我们学院的加油声:“文法,加油!文法,加油!……”加上击鼓的声音,震耳欲聋,响彻在整个操场内。终于,音乐声响起,我们就像训练时一样出色的完成了整个表演。在下场时,终于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:排舞结束了!

最终,我们学院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,当时我们站在校门口旁边的空地上,听到广播报出的成绩,好多小伙伴瞬间就哭了,辛苦付出得到了应有的回报,冠军带给了我们幸福的体验。之后学长学姐按照惯例带我们到图书馆门口拍了好多的大合照。那天的太阳暖洋洋的,撒在大家洋溢着喜悦笑容的脸上,一切都特别美好。

写到这儿,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当年的音乐,只是舞蹈动作是怎么也记不清了。“聚是一团火,散是满天星。”现在的大家一定在各自喜欢的领域中做着自己喜欢的事,成为了令人“哇塞”的大人。

 

作者简介:韦婷婷,女,原社会工作2016级学生,现为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20级社会工作硕士研究生。

 

 

 

 

上一条:“记忆中的安工”征文之一:《忆安工》 下一条:我校2013届校友王晓光入选2020年12月“中国好人”榜

关闭